返回

翁止熄痒婉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4章
    舒棠被拎着一路“走”进了堡垒里面。

    人鱼一路上都没有给舒棠任何反应,就像是一个冷漠话不多的杀人犯,沉默地拎着她往前走。他的动作有点滞涩的迟缓,正常人是不会这么走路的,显得很诡异,但是每当舒棠想要思考哪里不对劲,就会被对方身上好闻的味道分心;

    次数一多,舒棠就放弃了思考,干脆脑袋空空地在他手里晃。

    要命,真的好香啊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到了。

    这座“巴士底狱”里面一片漆黑,狭小的窗户里透出一点光。这里仍然没有电,也没有任何装饰,冰冷而黑暗。

    石头大门在他们的身后轰然关上,周围就更加黑了。

    人鱼把她带进了他的“巢穴”后,就把她放在了自己的旁边。

    她打量了一下这里,发现沙发和茶几全都是石头做的,而且门也是铁门——就是铁窗泪的那种铁门,建筑风格还挺特别的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历尽艰难,但流程终于回归到了相亲上。

    舒棠坐在了人鱼对面,和那条人鱼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相亲前,她就知道他精神力受损,但没听说眼睛都黑了;

    而且,她知道他是个柔弱不能自理的omega,没听说他比她高那么多,还力大无穷啊。

    但是舒棠一想也是,她的资料上也是华大高材生,精神力sss的绝世巨a。

    可见在相亲这件事上,互相诈骗是基操。

    舒棠很快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舒棠: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舒棠:“我叫舒棠,就是和你匹配的那个alpha。”

    舒棠:“我们今天约好了早上相亲来着的。”

    堡垒在暴雨当中显得十分阴森,只有靠近窗户的地方有着微光。

    人鱼黑幽幽的眸子盯着舒棠,仿佛是一只回到巢穴栖息的野兽,他将舒棠放在距离自己不到半臂的距离,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堡垒里没有电,从狭窄窗户上投下的光打在人鱼沉默苍白的面颊上,像是一座雨夜里,诡谲美丽的雕像。

    ——不是,他怎么就开始睡觉了!

    舒棠试图和他沟通,人鱼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一睡觉,舒棠也想睡觉了,毕竟她昨天夜里上了一整夜班,严重睡眠不足。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打起了精神,开始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舒棠是个治疗师,她很快意识到了这条鱼很可能不是简单的精神力受损,她决定先将解除 (本章节未完结,点击下一页翻页继续阅读)